叶卡

日志&设计mark

爱HK爱深圳,理想国里的人感觉像新世界的

感觉还是更喜欢以前的夏天~

新疆的小伙伴说12点半才天黑,地理具体化成现实好好玩,他们真是一群貌美不自知的可爱的民族

#读#

玄宗宠爱的大诗人李白,亦出生在西亚的碎叶,即现在的原属于苏联的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托克玛克。他的诗颇多酒神精神,我常觉得他的有些诗是弹“东不拉”伴奏的,相比之下,杜甫的诗明显是汉风。李贺的诗亦是要以“胡风”揣度,其意象的奇诡才更迷人。
当时势力最大的军事将领安禄山,是突厥人与波斯人混血,史思明则完全是波斯人。安禄山自己会说多种胡语,镇守的河北,多为东突厥人。当时有人自不说汉语的河北回长安,预言安禄山必反。
我有不少江苏的朋友长边鬓胡子,蒙古人种是山羊胡子。作家叶兆言、苏童都是胡貌江苏人,剃掉头发,活脱标致罗汉。自古南方多胡商,福建泉州人就多阿拉伯人裔传。最古的中原人,大概是现在的苗人,所谓炎帝子孙。中华民族人种文化历史,就是“客”来“客”去的“客家”史,靠“书同文”贯串下来。
———阿城《威尼斯日记》
PS:我外公是土家族的,这个族的名字不好听一般我4不会说的

生活在有实体书的时代也是好的,懒癌患者还是觉得电子版好保存,想想古代的生活细节,我还是不喜穿越。我们这个时期好歹有先进一点的科技呢

mark 灵飞经

无聊到在机场教10岁的华裔小男孩学打桥牌,我有特殊的逗孩子技巧,小朋友们实力傲娇可爱hahaha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AxODY2NTQ1NA==&mid=2650066591&idx=1&sn=8be5b76fde4c3232b03625561b5fd8d7&scene=2&srcid=0525CBVvjQzr8GPT92LyZOku&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#wechat_redirect
老蒋是天蝎,政治经济也是严肃的八卦

少点套路,多点真诚。

《围城》重印后,我问他想不想再写小说。他说:“兴致也许还有,才气已与年俱减。要想写作而没有可能,那只会有遗恨;有条件写作而写出来的不成东西,那就只有后悔了。遗恨里还有哄骗自己的余地,后悔是你所学的西班牙语里所谓面对真理的时刻,使不得一点儿自我哄骗、开脱、或宽容的,味道不好受。我宁恨毋悔。”这几句话也许可作《围城》《重印前记》的筏注吧。———杨绛
我喜欢的偶像的CP一并喜欢,实力迷妹,装逼撑不过三分钟